鸭舌帽捂着脚心,感受着整条腿渐渐失去了知觉,脸上的汗水大滴大滴的滴落而下!
 
    既然战败了,那么等待他的下场就非常明显了!
 
    这个男人的强大,让他无可阻挡!
 
    苏锐定睛看着他,声音却并不似之前那般冷:“陈阳是你什么人?”
 
    听到“陈阳”两个字,鸭舌帽的眼中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!
 
    而四少也站在原地,似乎没想到苏锐能说出这两个字来!
 
    “他是我哥。”鸭舌帽的声音似乎有些干涩。
 
    “他应该是你哥。”苏锐道:“但是你的腿法比他还要差得远了。”
 
    闻言,鸭舌帽深深地点了点头,貌似带着一丝颓然。
 
    无论怎样,他这辈子是别想超过他的哥哥了,那个身影挡在他的前方,就像是一座丰碑一样,无法跨越!
 
    “这也是我之前没有从你无影脚的腿法判断出来的原因,在我看来,陈阳已经把无影脚集大成了,化繁为简,他已经完全明白大道至简的道理,而你却连门径都没有窥探到。”
 
    鸭舌帽已经把头低到了地面之上,苏锐的话让他无地自容!
 
    “你知道你和他的差距在哪里吗?你知道你为什么永远也别想达到他的高度吗?”苏锐的声音渐渐发冷。
 
    鸭舌帽当然不知道,否则的话,他早就达到了。
 
    “宁为乞丐,不为人奴。”苏锐淡淡道:“如果你的心境突破了,也就能达到陈阳的高度了。”
 
    鸭舌帽单膝跪地,抬起头来,眼中再度充满了震撼!
 
    苏锐的话就像是洪钟大吕一般,在他的耳边、在他的心底轰然炸响!
 
    醍醐灌顶!
 
    苏锐负手而立:“故人之亲,我不杀你,至于你以后的道路该怎么办,你自己决定就好。”
 
    “多谢您指点迷津。”鸭舌帽恭敬的说道,被苏锐伤成了这个样子,但是他的眼中却没有一丁半点的怨毒与恨意,反而开始渐渐涌现出振奋的精神!
 
    宁为乞丐,不为人奴!
 
    听到这句话,一直眼高于顶的四少也愣在了原地!
 
    和苏锐相比,他之前的自傲自负完全不值一提!
 
    短短的八个字,流露出来一个人的心境,这才是真正的狂傲,不会像任何人低头,不会像任何势力妥协,就像他今天晚上所做的那样!
 
    这一刻,四少开始清楚的意识到,自己找错了人,但是,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更值得成为他的对手!
 
    此时,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苏锐的身上,他只是简单的站在那里而已,但却像是一轮耀眼的太阳,让人不禁有种顶礼膜拜立即臣服的冲动!
 
    这个时候,苏锐没有再管鸭舌帽,而是走到四少的身前:“说吧,你准备接受什么样的惩罚?”
 
    四少的眉头轻轻皱起。
 
    “或者说,你准备为刚才让人对我出手的举动付出什么样的代价?”
 
    四少的眉头皱的更深了。
 
    苏锐冷笑了一下:“刚才幸好是我,如果是别人,恐怕早就被他的无影脚给踢断了喉咙或者废掉了四肢,他的哥哥是我的故人,可是你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。”
 
    苏锐的话语平淡,但其中却流露出一种让人不得不听不得不服的霸道意味!
 
    四少不得不承认,今天他栽了!
 
    堂堂的四少爷,竟然在距离宁海还有四十公里的这一片地下赛车场栽了跟头!
 
    武力并不是决定胜负的主要因素,但是在某些时候,个人武力的强大与否可以轻轻松松的改变现有的局势!
 
    “你还敢杀了我不成?”四少同样眯了眯眼睛,释放出危险的意味来。
 
    看到这个局势,刚才还和四少无比亲近的妖娆女人,已经远远的后退了,心中惧怕无比,生怕四少惹上的祸事会波及到她的身上!
 
    “我为什么不敢杀了你?”苏锐冷笑:“你们杀人,我也杀人,这又有什么分别?”
 
    “你会后悔的。”四少阴沉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不会。”苏锐说罢,右手已经抬了起来,看似就要轻飘飘的落在了四少的肩头!
 
    “锐哥,可否卖我一个面子?手下留情?”
 
    就在苏锐的手即将捏住四少肩膀的时候,一个洪亮的声音忽然远远响了起来!
 
    两人同时转过脸,四少的眼芒变得更加阴沉,而苏锐则是若有所思,然后便把手收了回来。
 
    来人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,穿着紧身t恤,衣服的下摆扎在腰带里,上半身呈现出紧致的倒三角形,肌肉把衣服撑得鼓鼓的,很显然平时在健身房里花的时间不少。
 
    “白秦川,你来做什么?”四少眼神阴沉的问道。
 
    这来者不是别人,正是白家大少爷白秦川!
 
    只是,在这个时候,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 
    看着白秦川的身影,一旁的谷婉儿露出更加复杂的神色来。
 
    “如果我不来,你岂不是要死在锐哥的手底下?”
 
    白秦川没有看一旁的谷婉儿一眼,而是径直走到苏锐和四少跟前:“四少,我一番好意,你怎么就不领情呢?”
 
    “我觉得你的话语里充满了嘲讽。”
 
    四少冷笑:“你觉得你不来,我今天就一定会死?”
 
    “锐哥想杀人,我还不知道谁能活下来。”白秦川淡笑着看了苏锐一眼,说道。
 
    四少的眉头微微挑了一下,但是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!
 
    白秦川的话语虽然简单,但是却透露出来极为庞大的信息量!
 
    白家在首都的地位显赫,而作为第一顺位继承人,白秦川更是万人瞩目,平日里他是谁也不服,桀骜不驯,可是现在却一口一个锐哥!很明显,这个称呼里带着清晰的讨好意味!
 
    能让白家大少屈尊讨好的人,得是什么样的身份?恐怕连自己也做不到!
 
    他想杀的人,没有几个能活下来?也包括自己?
 
    从白秦川出现开始,苏锐就没有说一句话,一直冷眼相看。
 
    “四少,识时务者为俊杰,我想,这句话的意思,你应该比我更明白。”
 
    白秦川看着平时比自己地位还要高的法华四少,淡笑着说道:“低头,方能承其冠,这个道理,我也是最近才明白。”
 
    低头,方能承其冠!
 
    四少闻言,终于不再说话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,白秦川转向苏锐,道:“锐哥,可否卖我三叔一个面子,手下留情?”
 
    所有人都以为,凭借苏锐之前的强势,连所谓的四少都可以不放在眼里,这个白秦川的请求他又怎么会答应?他说的三叔,又是何方神圣?
 
    “可以。”
 
    出乎众人的预料,苏锐沉默了一下,竟然答应了!
 
    “其实,这只是大水冲了龙王庙,自家人不认识自家人,今晚我做东,请锐哥和四少给我个面子,咱们去好好的喝一场,聊一聊。”
 
    苏锐没有讲话,四少也不吭声。
 
    白秦川看了二人一眼,又笑着说道:“其实这次不只是我,还有几个首都和宁海的朋友,希望二位能赏光。”
 
 
    白秦川对四少使了个眼色,连忙跟上。
 
    四少冷冷看着这二人的背影,走到蹲在地上的鸭舌帽身旁,道:“跟我走,还是你自己走?”
 
    听了这句话,鸭舌帽兄弟有些难以置信的抬起头来,他犹豫了一下,然后坚定的摇了摇头。
 
    因为,此时此刻,他的耳边还在回荡着苏锐刚才那犹如夏日雷霆般的话语!
 
    宁为乞丐,不为人奴!
 
    “那你好自为之。”四少的性格和往日完全不同,他只是看了一直忠心耿耿的鸭舌帽一眼,便转身离去。
 
    后面的女人连忙跑过来,想要跟上四少,可是却被他狠狠的推到了一边,重重跌倒在地!
 
    一男一女,处境相差的如此巨大!
 
    苏锐坐在奥迪tt的副驾上面,看着一声不吭的谷婉儿,说道:“你不想给我个解释吗?”
 
    谷婉儿默默的发动车子,跟上了白秦川的车。
 
    “千万不要对我说你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。”苏锐淡淡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