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是鼻梁骨破碎的声响,混混的脸上顿时绽放出无数的鲜血,然后眼前一黑,仰着头晕了过去!
 
    “敢在我的地盘上出手打人,真是好大的胆子!”苏锐的突然发难远远超出超出了张浩的预料,“一起上,给我把他的血放干净!”
 
    可是,苏锐怎么会给他这样的机会,他双手拎着刚才被膝盖撞晕了的混混的双脚,在身体旁边猛烈挥动着,明明一百好几十斤的人,在他的手里就像是没有多少重量一般,挥的是虎虎生风,越来越快!
 
    在这样的速度下,那个晕过去的家伙估计几天之内也别想消除眩晕感了!
 
    根本没有人敢靠近,众人用脚趾头也能想得到,那个“人棍”具有多么恐怖的杀伤力!
 
    可是,他们不靠近,不代表苏锐不前进,他只是踏前一步而已,就有三个人被凶狠的“人棍”击飞!
 
    这个时候,头上缠着绷带的张暄祺也从里间跑了出来,他听到动静,就知道是苏锐到了现场,对于这种找死的行为,张大少爷当然是乐见其成的!
 
    这个男人不仅毁了自己的画,害得他丢了几千万,最关键的是,让他出糗的行为在电视台上被播了出来,整个宁海都开始议论他昨天的丢脸事件!
 
    甚至到了最后,自己一直倾心的女人谷婉儿都跟着苏锐跑了!
 
    后来,张暄祺的手下把苏锐的帕萨特拖了回来,张少爷觉得实在不解恨,已经拿着锤子亲自上阵,把这辆车给砸的彻底报废!
 
    “弟兄们,给我弄死他!”张暄祺呼喊道!
 
    苏锐只是看了他一眼,双手一松,手中的“人棍”便已经远远飞出,就像是精确制导的导.弹一样,直接砸向了冲过来的张暄祺!
 
    由于这“人棍”飞行的速度实在太快,张暄祺基本上只是看到了苏锐一撒手,然后自己就瞬间被人棍的阴影笼罩了!
 
    砰!
 
    天知道苏锐这一下使了多大的力气,可怜的人棍同志狠狠的撞在了张暄祺的身上,竟然把他砸的在地上滑了十几米,一直撞到了舞台的边缘才停下!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211章 苏少请恕罪
 
    张暄祺这一下是被撞得七荤八素,眼前有无数的小星星在飞,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,就算连勉强睁眼都觉得十分困难!
 
    而且,怀里的那个家伙,就跟个石头一般,把他撞得胸前剧痛,好似胸骨都断裂了!
 
    张暄祺本来想要一个威武雄壮的亮相,但却没想到,英雄没当成,连狗熊都不如了。
 
    “儿子,你没事吧?”
 
    张浩看到张暄祺被打的那么惨,并没有跑过来,只是隔着十几米远远的喊了一声!
 
    张暄祺有气无力的瞪了他老爸一眼,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……你他妈眼睛瞎了吗?老子被撞得那么惨,你说我……你说我有事没事?”
 
    儿子对老爸自称“老子”,张浩黑脸上的横肉颤了颤,他很想狠狠的揍这不孝子一顿,但是人太多了,没法动手。
 
    薛如云已经有些忍俊不禁了,捂着嘴轻轻笑了起来。
 
    现场的气氛还并不算太凝重,看来,苏锐似乎也没想动手,否则的话,薛如云可以确信,张浩的手下绝对没有一个人还能站着的。
 
    看着张浩五大三粗的背影,薛如云甚至已经看到了他过些时候的样子,没头没脑的也能混到这种程度,真不知道是该说他运气好,还是该说世道太扯淡。
 
    “我再说一遍,给我废了他!”张浩指着苏锐怒喊道:“全部抄家伙,谁先废了他,我就给谁一百万!”
 
    一百万!这是多少人一辈子都赚不来的钱!
 
    重赏之下,必有勇夫,这个时候,已经有个猛男抄起西瓜刀朝着苏锐劈过来!
 
    看着即将劈到眼前的寒芒,苏锐站在原地,一步不躲,甚至连睫毛都没有眨一下!
 
    在刀身到达他脸部之前,苏锐伸出一只手来,似乎只是蜻蜓点水一般,在刀身上轻轻一点!
 
    猛男挥刀的动作很快,而苏锐伸手点刀的动作很慢,但是这种慢却比前者的快还要显得快一些,这就是一种奇妙的视觉误差,现场的人全部都有这种极为奇怪的感觉!
 
    空手夺白刃?
 
    非也!苏锐压根就没想夺下来这把刀!
 
    本来,眼看着自己的西瓜刀就要落到苏锐的头上,猛男有些喜不自胜,如果他死了,这一百万就落到自己的手里,赚大钱也是如此容易!
 
    可是,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他眼睁睁的看到了苏锐伸出一只手!
 
    确切的说,只是一根手指而已!
 
    这手指看起来轻轻的点在了刀身上,挥刀的猛男却感觉到自己的砍刀仿佛被炮弹击中,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通过刀身传导到他的胳膊上!
 
    这力量让他胳膊瞬间完全发麻,再也握不住刀把,整个西瓜刀旋转着极速飞出,众目睽睽之下,准而又准的插进了另外一个小混混的小腹!
 
    “啊!”
 
    一声惨叫响起,这小混混难以置信的看着只是露出个刀把的西瓜刀,他捂着伤口,但是鲜血却几乎要喷发出来。
 
    把双手抬起来,感受着手掌间还在流淌的温热血液,这混混只是喃喃的说了一句“我晕血”,便直接昏了过去!
 
    真是一个不合格的混混。
 
    这种晕血的家伙,注定一辈子只能当个烂仔。
 
    苏锐出此狠手,一刀见血,极为有威慑力,在这种情况下,周围人虽然拿着武器,人数是苏锐的几十倍,却只是单纯的围着,没有一个人敢上前!
 
    把周围人的状态尽收眼底,苏锐的目光跨过张浩,灿烂的笑道:“怎么,张大老板,你要收回之前的话吗?现在把我的车修好,我可以既往不咎,一切都还来得及。”
 
    张浩的眼中怒气涌动!
 
    那一辆帕萨特都已经破成了那个熊样,还能怎么修?
 
    如果这个时候低头了,那么张浩今后也别想在小弟面前耀武扬威,这将是他一生的耻辱!
 
    再说了,自己的手底下还有几十号人,对方只不过是单枪匹马而已,就算他再厉害,又能翻出怎样的浪花来?
 
    张浩举起手,刚要喊,却发现苏锐竟然拿出了手机,开始拨打号码!
 
    这哥们在玩什么?
 
    看到电话被接通,苏锐对着话筒冷声说道:“李阳,我让你半个小时之内赶来,现在已经过了二十九分钟。”
 
    电话那端的声音仓皇之极,慌乱之极:“苏少,苏少,我马上就到,已经在门口了,苏少息怒,苏少稍等……”
 
    没有等电话那端的人再说什么,苏锐就已经挂断了电话!
 
    张浩看到苏锐这样,冷笑道:“怎么着,打不过就要搬救兵吗?我让你搬,你随意搬。”
 
    在张浩看来,他是跟着李阳混的,而这宁海就是青龙帮的地盘,就算苏锐把神仙搬来,也不能动青龙帮分毫!
 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酒吧内厅的大门再次被推开,一行人影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!
 
    跑在最前面的是一个中年男人,鞋子跑掉一只都没顾得上捡起来,头发蓬乱,衣服的扣子也扣错了一颗,显得狼狈不堪!
 
    这男人跑到苏锐面前站定,才气喘吁吁的说道:“苏少,我……来晚了,请……请您赎罪!”
 
    苏锐抬起手腕,看了看表:“半个小时,一分不差,不晚。”
 
    听到这句话,男人长长的出了口气,就像是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,如释重负!
 
    张浩看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!
 
    因为这个仓皇跑来的狼狈男人不是别人,正是他的老大李阳!
 
    几乎是整个宁海黑道控制着整个宁海的青龙帮老大,却正在这个叫苏锐的年轻人面前点头哈腰!
 
    这……这世界怎么了?
 
    张浩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!
 
    “老板,我们要不要把这些人给灭了?”一旁的手下人问道,看来他并不认识李阳。
 
    张浩没好气的抽了他一巴掌,道:“灭你个头,我他妈的先把你给灭了!”
 
    张浩不仅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,甚至不愿意去相信自己的耳朵!
 
    刚才李阳说什么?他居然在忐忑不安的请眼前这个该死的年轻人“恕罪”!
 
    他到底是何方神圣,竟然能然让宁海的黑帮老大请求恕罪?
 
    这是在演戏吗?
 
    李阳本来还在床上和自己找来的嫩模做一些少儿不宜的游戏,结果他的电话却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。
 
    本来他还想破口大骂,但是一看到来电,顿时坚挺无比的某个部位立刻吓的软了!
 
    居然,居然是苏锐!
 
    他公开臣服于苏锐之后,后者还从未对他下过任何命令,甚至连联系都没有一次,这还是破天荒的头一回!
 
    根本没有管身子底下满脸幽怨的**羔羊,李阳十分激动的接通电话,却听到了苏锐让他半个小时之内赶到森林酒吧的命令。
 
    半个小时,赶到森林酒吧,这对于李阳而言,基本上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!
 
    宁海的交通状况极差,市区经常拥堵,平时从他所在的地方去森林酒吧,就算最快也得花上五十分钟!
 
    而苏锐竟然让他半个小时之内就赶到!
 
    对于苏锐的命令,李阳没有半点疑问,那一天晚上,超级狠人泰隆生在苏锐面前自废双臂的情景狠狠的震撼到了他,李阳错误的把苏锐当成了身份神秘的苏家大少,因此才死死靠了上来。
 
    既然决定了的事情,就不要再有任何的犹疑和后悔,否则的话,简直就是自己扇自己的脸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