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浩使了个眼色,两个男人立刻站起身来,拦在了薛如云的面前!
 
    “怎么,张老板,你这是要用强吗?”薛如云见此,冷声说道:“我早就说过,麦克斯酒吧不会卖掉,给多少钱都不卖!”
 
    “薛如云,你这可是要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张浩嘿嘿笑着站起来,“我给过你机会,你却不珍惜,这里是我的地盘,你以为你能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么?”
 
    薛如云一步不退,似乎一点都不紧张,冷眼看着张浩:“你知不知道,你这样做会承受什么样的后果?”
 
    看着这娇滴滴的美人儿,张浩根本不担心她能翻出什么浪花,道:“来人,把她给我架到房间里。”
 
    对于这一天,张浩已经谋划了许久,却没想到结果如此简单,眼看着大美人儿即将落入手中,她的衣服也将要一件一件被自己亲手扒掉,张浩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小腹被火苗充满了,亟不可待的需要释放!
 
    两个男人听到张浩的话,连忙就要上来架住薛如云,后者的手伸在包里,握住一把防身匕首,冷冷的看着这一切。
 
    很奇怪,作为一个女人,在这个时候,本该有些紧张,可是薛如云的内心却十分平静。
 
    原因就是,这个时候她的耳边一直回想着一句话,那是苏锐曾经对她说的——遇到危险倒时候不要担心,有我在身边。
 
    尽管现在苏锐不在,但薛如云还是保持着冷静,包里有匕首,有防狼喷雾,她还是跆拳道黑带,这些资源在手中,如果利用的当的话,不是没有逃出生天的机会。
 
    她知道,自己首先要做的,就是不能乱,必须寻得最佳的机会,才能安全离开这里!
 
    眼前的张浩看着虽然壮,但也只不过是个酒囊饭袋而已,一会儿和他单独相处的时候,薛如云一定能够等得到最好时机!
 
    可是,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小弟忽然慌慌张张的跑过来!
 
    “老板,老板,不好了,不好了!”
 
    这个小弟边跑边喊,踉踉跄跄,差点摔倒!
 
    “该死的混蛋,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?”
 
    张浩眼看着好事将成,却被这个小弟破坏了,顿时愤怒的不行。
 
    在他看来,就算是天塌下来,也不能妨碍他在这个时候把薛如云占为己有!
 
    自己的儿子张暄祺被人打破了头,如今正呆在酒吧里间的卧室里休息,张浩都没有一点的担心,因为天大地大,薛如云最大!现在他的眼里,只有这个大美妞!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210章 人棍之威
 
    由于严重破坏了自己泡妞的兴致,盛怒之下的张浩根本没给这个手下说话的机会,直接揪起对方的领子,噼里啪啦就是来回四个大耳光!
 
    这四个耳光把小弟打的晕头转向,鼻血长流,脚下一个拌蒜,差点摔倒在地!
 
    张浩的火气看起来还真不小,都这样还不罢休,重重的一脚踢在了手下人的肋骨上,让后者一声痛叫,嚎的连脸都变形了!
 
    “老板……老板……我……”
 
    “说,如果你今天说不出什么有意义的东西来,我就把你活生生打死!”张浩恶狠狠的说道。
 
    薛如云见到这个场面,轻轻的后退了一步。
 
    这不是她害怕,而是在寻觅脱身的机会。
 
    如果换做别的女人,恐怕在这个时候早就被吓破了胆子,腿脚发软根本走不动路,但是薛如云不同,这个从小就寄人篱下遭受无数冷眼和嘲笑的女人,在一天一天的成长过程中,早就练就了坚韧的心智和过人的胆识!
 
    “老板,是这样的……咳咳!”
 
    小弟一边捂着喉咙,一边咳嗽着,艰难的说道:“刚才门口有人……有人来砸场子,说是要修车……”
 
    “修车?”
 
    “来了几个人?”
 
    “就……就一个。”
 
    张浩眼珠一转,就知道是发生了什么,顿时没好气的再踹了他一脚:“就一个人,居然都能吓成这个样子,丢不丢人?你们门口有多少弟兄?全部集合起来,把他给我打死!”
 
    说到这儿,张浩气势汹汹的一挽袖子,说道:“就是这个人,昨天把我儿子的头给打破了,今天我非把他的脑袋给拧下来不可!”
 
    “老板……老板,门口有十来个兄弟……”小弟还想解释什么。
 
    “十来个人都能让你吓成这个样子,老子养你做什么?”张浩越听越来气,又狠狠的踹了他几脚!
 
    这小弟也着实太倒霉了些,他捂着胸口,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,就差要吐血了!
 
    “老板……老板,让我把话说完!”深深吸了好大一口气,小弟才说完这句话。
 
    “好,你说,我看你能说出一朵花来!”张浩根本没搞清楚矛盾的主要方面在哪里。
 
    “不用他说,我来说就行。”一道颇为清朗的声音响起!
 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酒吧内厅的大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!一个颀长挺拔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!
 
    薛如云听着那熟悉的声音,看着熟悉的身影,简直有些难以置信!
 
    这……这怎么可能!
 
    他是从天而降吗?
 
    饶是以薛如云的坚定心智,此时此刻也有些难以置信,这在她看来,根本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!
 
    他曾经对自己说过,遇到危险的时候不要担心,有他在身边。可是薛如云当时只是把这句话当成了简单的鼓励和安慰,并没有想到,在自己遭受危险的时候,他真的能够奇迹般的出现在眼前!
 
    这个时候,那个被打的很惨的小弟终于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了:“老板,就是他,就是他,一个人把我们十几人全部都打倒了,一个……一个都爬不起来……他,他还扬言,扬言如果不给他修车的话,就砸了……就砸了咱们的酒吧!”
 
    “砸了我的酒吧?他好大的胆子,不怕风大闪了舌头?”
 
    张浩好歹也是在黑道上厮混过好些年的人物,在这几间酒吧里,他就是老大,自然要拿出老大的风范。
 
    不过,此时的张浩却没有注意到,自己的小弟刚刚还说了一句话——他一个人,把十几人全部都打倒了。
 
    这个重要的信息被他完完全全的忽略掉了。
 
    “小子,我给你个机会,跪下来磕头认错,磕完一百个响头,我就放你离开,对这一切既往不咎。”在薛如云的面前,张浩还想着保持风度,连儿子的仇都不想报了。
 
    和搞定薛如云这种骨灰级妖精相比,儿子的仇算个屁?
 
    苏锐站在门口,定睛扫了扫张浩等人,却没想到薛如云也在这里。
 
    看到两个男人正在薛如云一左一右虎视眈眈,苏锐的眼神微微凝滞了一下,似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。
 
    他的眼神越过张浩,和薛如云对视在了一起,后者微微点了点头,双方之间一个简单的眼神交流,就已经明白了彼此的意图。
 
    苏锐现在绝对不能表现出任何认识薛如云的样子,否则的话,只会把她置于更加危险的境地。
 
    收回眼神,看着张浩,苏锐脸上的笑容却反而更加浓烈。
 
    “让我磕一百个响头?你这是准备要人命吗?”苏锐负手而立,看着从酒吧里间不断出现的混混们,丝毫不紧张。
 
    “如果不磕头,就等着被我手下的兄弟打死,要知道,我的耐心也非常有限。”张浩嘿嘿冷笑。
 
    “我说这位大哥,我怎么看你有些熟悉,是不是咱俩上次在火锅店比赛喝过辣椒水?”苏锐笑眯眯的说道。
 
    辣椒水?
 
    不提这茬还好,一提这件事,立刻触痛了张浩的神经!
 
    他越看眼前的小伙子越熟悉,原来竟然是上次害得自己在火锅店丢脸丢到姥姥家的男人!
 
    那一次可是张浩踏入江湖以来少有的丢脸事件之一,被他忌恨已久!
 
    好嘛,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,张浩正在发愁如何找回上一次的场子,没想到苏锐就自己送上门来,正好,新仇旧恨一起报了!
 
    想到辣椒水,就想到了上次和苏锐一起出现的林傲雪,那极度惊艳的容颜让人过目不忘,深深的刻在心里。
 
    在见到林傲雪的第一面之后,张浩便辗转反侧,一心想要再次得见,这个男人就在眼前,如果撬开了他的嘴,就不愁不会知道那个极品冰山美女的下落!
 
    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!
 
    “上次和你在一起的女人,现在在哪里?”张浩沉声问道,尽管表面上保持着淡定,但是他的心里,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!
 
    “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。”苏锐冷冷笑道:“你还是别搞错了主题,我的车昨天被你儿子的人砸坏了,现在我来看看,有没有修好。”
 
    “给你修,她见识过苏锐的身手是如何的惊人,即便称之为万军从中取敌将首级也不为过,这几十个混混,又怎么能奈何的了他?
 
    “让我给你修车,你知不知道我是谁?”张浩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,盯着苏锐,放出狠光来。
 
    “不知道,这对我来说不重要。”苏锐摇了摇头。
 
    “你知不知道我是跟谁混的?”张浩终于要搬出自己身后的大旗,这也是他最可以引以为傲的资本了。
 
    “我也不知道。”苏锐根本不会在意这些问题。
 
    “他什么都不知道,就想上门找麻烦?”张浩说完,再次大笑,整个厅里都回荡着刺耳的笑声!
 
    “很好笑么?看你们一会儿还能不能笑得出来。”
 
    苏锐说罢,直接扯过身旁一个笑的最疯狂的家伙,抱住他的头,一个干脆利落的膝撞!
 
    无比标准的泰拳动作,又稳又准又狠!即便是现任泰拳王隆信在这里,对这个动作也挑不出半点的瑕疵!
 
    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