谷婉儿的神色有些复杂:“对不起。”
 
    苏锐轻轻地叹了一声:“那两把刀呢?”
 
    “我交给了家里的长辈。”谷婉儿有些难过的解释道:“他们的命令,我没法违抗。”
 
    苏锐看了看身不由己的谷婉儿,如果不是她家里的长辈把消息走漏了出去,那么白秦川今天晚上也不会来,那是夜莺的双刀,他是为夜莺找场子来了。
 
    “我想,那两把刀现在应该在他的手中吧。”苏锐指了指前方白秦川的车。
 
    “对不起。”谷婉儿继续说道。
 
    只是,这三个字此时听起来如此苍白。
 
    “虽然我的信任并不值几个钱,但至少你已经把我的信任辜负了。”苏锐的语气很平静,似乎早已预料到了这样的结果。
 
    谷婉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只能再次重复着“对不起”。
 
    苏锐摇了摇头,不再吭声,他知道,这件事情或许真的不能怪身旁的这个女人,和白家的实力相比,她真的犹如一叶小舟,一个小小的浪头就能把她给打翻掉。
 
    “我会想办法补偿你的。”谷婉儿摇了摇嘴唇,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,说道。
 
    他们二人才认识不过十来个小时,今天晚上苏锐就已经替她遮风挡雨,甚至不惜下重手废掉别人,而谷婉儿却还给他带来了这样的结果,这让谷美女的心里充满了愧疚。
 
    “你要补偿我?”苏锐摇了摇头,嘲讽的一笑。
 
    “且不说我准备用这两把刀做什么文章,就算单纯的从价值上来赔偿,我想你也是赔不起的。”苏锐道。
 
    谷婉儿再次咬了咬嘴唇,脸上已经腾起了诱人的红晕!
 
    “我……我可以把我自己给你……”谷婉儿说到这里,声音已经是越来越小!
 
    她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自己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!
 
    那两把双刀的价值连城,她不是不知道,可越是知道这双刀的价值,越是不知道该怎么赔偿!
 
    尤其是经过了今天晚上的事情之后,她对苏锐的愧疚之心越发严重,只能说出这种以身相许的话来!
 
    即便她知道,就算这样也还是赔不起那两把刀,但至少表明了自己的态度!
 
    从小到大,明面上追求谷婉儿的人不知道有多少,私下里打她主意的人则更是不计其数,可是这个女人从来都不曾答应过任何人,今天不知怎么的,她就是对一个认识不过十几个小时的男人说出来这么“不知羞耻”的话。
 
    苏锐听了她的话,愣了一下,然后玩味的看着谷婉儿那紧身衣之下凹凸有致的火辣身材,淡淡笑道:“你确定?”
 
    “我……”谷婉儿这下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 
    “据我所知,莞城某些酒店花上一千八就能享受到日式全套服务,圈内某些小明星一晚上的价格也不过几万到十几万左右,如果按照这种最高价格来算的话,你得陪我睡十几年才行。”
 
    “啊?”
 
    谷婉儿似乎也从来没算过这笔账,听到苏锐这样讲,她也顿时愣住了!
 
    “注意看路!”苏锐道。
 
    谷婉儿光顾着和苏锐讲话,精神注意力极为不集中,差点撞到了树上!
 
    “对于主动送上来的美女,尤其是你这种身材长相都还算不错的,我自然不会拒绝。”苏锐说着,眼光在谷婉儿的高耸山峰前停留了一下,那弧度和曲线都堪称饱满,对男人而言充满着极致的诱惑力。
 
    谷婉儿虽然在开着车,但是脸庞却愈加红润了,她似乎感觉到苏锐的眼神有如实质,已经穿透了自己的衣服。
 
    “真该死,怎么会想出来这种赔偿方法,我这脑子是进水了吗?”谷婉儿的心里又羞又恼。
 
    她很想挡住苏锐那极具穿透力的眼神,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,毕竟是她先提出来这种诱惑人的赔偿方法的,怎么说都是她理亏。
 
    “搞得我像个随便的女人一样。”谷婉儿脑子一直在开小差,油门踩的都有些不稳,奥迪车子飘来飘去。
 
    苏锐看着她通红的脸,轻轻一笑,也不再为难这个姑娘,毕竟谁都有身不由己的时候。
 
    看着前方的路,苏锐的眼中开始浮现出一个男人的身影来。
 
    “陈阳,你弟弟都出现了,你又死到哪里去了?”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金秋会所。
 
    这是宁海一家颇为高端的会所,每年光会员费就要五十万,这让很多富商都望而却步。
 
    是的,这个世界上的贫富差距就是那么大,如果你不交这五十万的会费,连坐在这儿的沙发上喝红酒的资格都没有。
 
    当然,五十万的会费也绝对不是白花的,这会让你在享受别人无法享受到的精致服务的同时,还能拥有可以充分利用的庞大资源和人脉,那些会员们无一不是宁海地位显赫之人,相互之间联络联络感情,对于办起事来也是极为方便,关系网也愈加牢靠。
 
    白秦川根本记不清,自己是多少家会所的高级会员了,这位被家里长辈逼着在发改委上班的大少爷,也是个在夜场厮混的好手。
 
    只不过这些年间,他把厮混的地点从夜总会转移到了这些高端会所。
 
    只要亮出白家大少的名头,总会有很多人如过江之鲫一般扑过来。
 
    他的车子才刚刚在门口停下,两个穿着性感小礼服的女人就已经贴了上去,等他下车,立刻一左一右的挎住了他的胳膊,用丰满的山峰在上面磨着蹭着。
 
    “川哥,人家可都等了你很久了,知道你今天晚上要来,我还特地准备了一个舞蹈,只能跳给你一个人看哦。”
 
    一个女人在白秦川的耳边吐气如兰,用充满了诱惑性的语气说道。
 
    另外一侧的女人也不甘示弱,声音妖媚的能让人浑身酥麻:“白少,你今天晚上到我的房间,我会让你感觉到更加的不可思议。”
 
    白秦川苦笑着把胳膊从四座山峰的包夹之中抽了出来,道:“你们两个可真不让我省心,今天晚上的主角不是我。”
 
    “白少不是主角,谁是主角?”那女人说起话来也颇为的有水平:“在人家的心里,只有你才是主角。”
 
    白秦川不着痕迹的拍了拍她们的屁股:“你们要知道,今天晚上的客人可非同一般,必须陪好了,否则的话,我拿你们是问。”
 
    这长相美艳的两个女人很少听见白秦川这样对她们讲话,那语气很凝重,让她们也不得不慎重起来。
 
    “不过,你们也要放心,今天晚上之后,我会好好的疼疼你们的。”
 
    白秦川再次拍了拍二女的腰部,眼神中露出微微的精芒。
 
    “白少可要说话算话哦。”二女撒娇的对白秦川扭了扭胸部,然后便看向门口。
 
    一辆奥迪tt已经停在了那里。
 
    车门打开,苏锐从副驾上走出来,白秦川使了个眼色,两个漂亮女人立即迎了上去,根本不用多说,便一左一右的想要揽住苏锐的胳膊。
 
    白秦川的嘴角噙着淡笑,看着这一切。
 
    他知道一般的男人见到这对美女花都不会有什么抵抗力,可是苏锐的目光却依旧清明,当儿女要揽住他手臂的时候,他竟然把手背在了身后,根本不给两个女人机会。
 
    一身紧身运动装的谷婉儿把车停好之后,也紧跟着走了下来,她的服饰和这会所的气质格格不入,但却别有一番风味。
 
    “锐哥,请跟我来,几位老朋友都已经等在包厢中了。”
 
    白秦川的话语里带着尊敬,率先在前面带路,而四少的车子也停了下来,自有侍者上前引路。
 
    “锐哥,法华他平时喜欢赛车,性子也比较直接,有时候会霸道一些,你不要介意。”白秦川跟着苏锐的身旁,道。
 
    听到这话,那两个美女的眼中都掠过无法掩饰的震撼,她们深深知道白秦川的身份,从来不曾见到过他对一个人这般讨好,这语气中甚至包含了一丝——小心翼翼!
 
    “他的真名叫什么?”苏锐口中的“他”,指的自然就是四少。
 
    “哦,我忘了介绍了,他姓苏,苏法华。”白秦川淡淡笑道。
 
    “苏法华?”听了这个名字,苏锐挑了挑眉头。
 
    “那两把刀的事情,你不准备给我一个解释吗?”
 
    苏锐站定脚步,定睛看着白秦川,而谷婉儿则是神情一怔,捏了捏手掌。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208章 咱们没完
 
    “那两把刀的事情?”白家大少爷脸上的笑容不变:“其实,这件事情是白莺的错,当然,因为某些原因,她现在非要我叫她夜莺。”
 
    “属下犯了错,我自然要出面道歉,否则的话,对锐哥岂不是太不公平了?”说到这儿,白秦川对苏锐微微倾身:“夜莺不懂事,希望锐哥你大人有大量,不要和她一般见识。”
 
    看着白秦川前倾身体的样子,一旁的两个美女难掩震惊之色。
 
    “她说我杀了她的姐姐,可是我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结的仇。”苏锐皱了皱眉:“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么?”
 
    白秦川眼底的目光闪了闪:“锐哥,说起这件事来,我还很惭愧,夜莺虽说是我的手下,但是性格十分顽固桀骜,令行禁止这四个字对于她而言根本没有任何的用处,我曾经问过她许多次,她也不愿意说。”
 
    苏锐的眼中开始凝聚起精芒来:“我可以相信你么?”
 
    “当然了。”看到苏锐的表情,白秦川立即正色道:“不过锐哥你放心,夜莺以后再也不会这样,我向你保证。”
 
    苏锐微微点了点头,他可以不管白秦川是谁,但是白秦川的三叔,他必须要给他个面子。
 
    不为别的,只是因为他三叔在五年之前站出来替他讲了一句话。
 
    只不过苏锐在点头之后,并没有继续往里面行走,而是却转身朝外面走去。
 
    白秦川露出错愕的神情来,苏锐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?为什么走到一半就不走了?
 
    自己费尽心思把几大世家子弟都召集到这里来,这苏锐连这面子都不给?
 
    如果人进了会所再离开,他白秦川可就颜面扫地了!
 
    “锐哥,锐哥,请留步。”白秦川连忙追上,尽管他猜不到原因,但是苏锐必须要留下来!否则的话,他的计划就要付诸东流了!
 
    难道说,是自己在什么地方说错了话,让他不高兴了?
 
    从首都事先赶来,就是为了这顿饭局,白秦川的心思没有人能明白。
 
    那两个大美妞也是震惊无比,这苏锐也太牛气了些,竟然连白家大少的面子都不给!
 
    苏锐只是瞥了他一眼,说道:“你三叔的面子我已经给过了,曾经帮我的忙,我会亲自登门谢他,至于这顿饭局,就免了好了。”
 
    白秦川不禁有种被玩弄了的感觉,脸颊火辣辣的生疼。
 
    “锐哥,我们之前不是说好……”白秦川调整了一下情绪,道。
 
    “我们说好什么了?”苏锐冷笑着反问。
 
    白秦川的面色一寒,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:“我明白。”
 
    “另外,那两把刀的事情,咱们没完。”
 
    苏锐说完,抬腿就走,大步流星。
 
    只是,在走到四少苏法华的身边时,他的嘴角流露出一丝弧度来。
 
    “你怎么回去了?”苏法华扶了扶黑框眼镜,有些疑惑地说道。
 
    “你这个人,比我想象的要好点。”苏锐说道:“等我去首都,可以一起赛一场。”
 
    苏法华的眼中顿时闪过炙热的光芒,不管他之前有多郁闷多生气,此时一听到赛车,所有的气愤都烟消云散了!
 
    “好,下次你到了首都,我来做东,我们跑个痛快。”苏法华攥了攥拳头,也转身朝外面走去!
 
    这四少倒也是个妙人,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得力手下鸭舌帽被苏锐劝的离开而生气。
 
    眼见着两人都离开,白秦川的脸上再也挂不住了。
 
    “四少,你去哪?”